过气文手

超级杂食党
主磕巍澜,其余随缘

© 过气文手
Powered by LOFTER

【all佣】我们都在

*杰克和佣兵互动较多,私心杰佣tag
*算是all佣请注意



  新活动开放许久了,这段时间,无论是逃生者还是监管者,都在为活动忙得不可开交。
  除了奈布。
  奈布的排名,一直是最后一个。连所谓的倒数两名争夺都未出现过,奈布非常稳定地,停留在最后。
  “都是要修机子啊……溜鬼什么的还是靠手而已。”
  “奈布修机子慢死了,治疗还难治。”
  “哎那个兄弟,换个人格,别用佣兵!”
  ……
  隔着一层遥不可及的屏幕,奈布清清楚楚地听见了玩家的话语。
  的确,自己的战争后遗症会给队友带来困扰。奈布看向缠满绷带的手臂,内心是出乎意料的平静。
  溜鬼什么的,还是玩家自己的水平,和自己本身没有多大关联,不是吗?
  午餐结束后的大厅空空荡荡,奈布独自坐在木椅上,看向桌上的烛光,凌乱的餐盘。
  只剩自己了。
  被遗忘的自己。
  战场上,不是没有出现过为了胜利而放弃同伴的事。但奈布习惯不了,在接受有伙伴的温暖下,再次被放弃。
 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,在心里闷闷的,挣脱不出,安静不下。寂静的大厅里,心跳声显得格外响亮。
  嗯,不对?
  奈布捂住正跳动的暗紫色心脏,抬头,看见了不知何时站在大厅门口的人。
  “奈布。”杰克的话从面具后传出,显得略沉闷,“很久没见你上场了。”
  “杰克?你不是应该开始游戏了吗?”奈布被惊到了。
  没记错的话,杰克在监管者排名中是第一。他今天没被选到?
  杰克踱着步,走到桌边,为自己和奈布倒上一杯水,在椅上坐下。
  “我把任务给瓦尔莱塔小姐了。”杰克揭开面具,双眸盯向奈布的眼,“不去开游戏吗?”
  “啊,真是……你是真不懂还是……”奈布转头避开杰克的视线,伸手拿起杯子,看着杯中的水面,“我的战争后遗症会给他们带来麻烦……毕竟致胜的关键还是修电机。”
  “那我可乐意你们都在修电机,一个恐惧震慑就好,不麻烦。”杰克边解下左手上的指刃边说到,“要是有个人一直溜我,我攻击又攻击不到,哦,那可真闹心。再一转眼,你们又都修完机子了,这比咖啡糖加多了还令我难受。”
  “……”奈布沉默了一会儿,仰头喝下水,放下杯子时又恢复了低头的状态。
  “主要操控游戏的,都是玩家。我们只是作为一个角色而已。”
  “当然,我们是角色,大家都是。别听那些玩家的恶言,我们自己的能力如何,我们自己最清楚。奈布,你是我很重要的一个对手。”
  很重要的对手吗?
  奈布看见了对杰克开枪的玛尔塔,拆光数个椅子的艾玛,和不断医人的艾米丽。
  自己是很重要的对手吗?
  “前,前辈。”
 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使奈布一惊,将意识从回忆里拉回。转头,身旁断掉半截椅背的木椅上,出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卷发男孩,男孩程半透明的状态,透着浅浅的蓝光。
  “前辈一直都很重要的。”幸运儿伸手,手掌覆上奈布的双手,“因为……前辈被选为了角色啊。”
  对了,幸运儿好像……没有排名。
  奈布张了张嘴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  “好了好了,你们两个,磨叽半天。”
  嘹亮的女音在门口响起,连带着一片错乱无章的脚步声,原本都应该在进行游戏的逃生者与监管者全部涌进大厅,寂静的大厅瞬间被热闹的人声填满,众人交谈的声音交织着,让奈布没缓过神。
  艾米丽走到奈布身边,手持针管,脸上带着一丝微笑:“最近伤没复发吧,萨贝达先生?”
  “啊,没有,谢谢……”
  “奈布,给你的。”瓦尔莱塔上前,递给奈布一件叠好的外套,“上次把你的外套弄坏了,我做了一件,你看看合不合身。”
  “这,非常感谢……”
  “萨贝达先生!你看!”艾玛挤到奈布身边,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,“上次你送我的花种,它开花了!送给你!谢谢!”
  哎?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?……
  “奈布,作为你给艾玛花种的谢礼……她很开心。”里奥张开手,手心里是个奈布模样的小玩偶。
  “奈布,多谢你借我电池。手电又派上用场了。”
  “奈布,上次的魔术还没教完,约个时间继续吧?”
  “萨贝达先生,试试我的新傀儡怎样?好用吗?”
  “萨贝达先生,谢谢你帮我修好了拐杖……”
  “嘿,奈布。”玛尔塔豪迈地拍了拍奈布的肩膀,一手叉腰,“那些人怎么说你的,别去理会,理了烦心。”熟练地上膛,玛尔塔举枪,对准了天花板。
  “我说,你们这群玩游戏的人。”玛尔塔‘切’了一声,“你们选了我们,我们很荣幸。但因为这点就嫌弃奈布……那么很抱歉。”玛尔塔扣下扳机,粉色烟雾炸裂,飘散开来。
  “就算我们只是角色,我们也会让你们体会不受控制的糟心感。”
  “玛尔塔大姐头酷啊。”裘克移到奈布身边,看着烟雾四散。“奈布,别消沉啊。我被你溜得都在思考人生了。作为补偿,你下次来看我的马戏表演?”
  “表演?还是大家一起去看比较好吧。”库特适时地插了句话。
  “马戏表演?大家一起去吧,人多才热闹啊!”
  “好主意!什么时候开始表演?”
  “奈布,可别缺席,我们等你到了再开始!”
  “对,这次,你一定要来!”
  视野里全是大家善意的微笑,奈布忽然觉得鼻头有点泛酸,这是他许多年来未感受到的。
  “我不会缺席的……谢谢你们。”
 

  “奈布,我们不会抛弃你的,因为你是唯一的奈布·萨贝达。”
  “奈布,不要难过,我们都在。”
  “我们一直都在。”

END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试图写暖文,写暖文失败……
奈布的排名真的心疼……
(什么心疼的不应该是幸运儿吗?(划掉))

评论 ( 55 )
热度 ( 842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