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气文手

超级杂食党
主磕巍澜,其余随缘

© 过气文手
Powered by LOFTER

【抓住我】(下)全员(?)向

*文中藏了真相嗯……(搞得看得出来一样……)
*只有自己知道真相系列
*私设一堆
*无cp向请注意

  只是一瞬间,有两样东西从深渊中被抛了上来。
  一个傀儡娃娃和一把尾部带锁链的紫色架子。
  艾玛上前一步接住了傀儡娃娃,瓦尔莱塔则眼神一凝,忽地吐出大量蛛丝牢牢捆住那把紫色架子。在捆牢紫色架子的那一瞬,瓦尔莱塔被猛地拉向深渊。
  “小心!”
  众人纷纷扑向被拉往深渊的瓦尔莱塔,艾玛也将傀儡娃娃放在一旁地上上前帮忙。十二个人合力拉着瓦尔莱塔,众人在深渊边缘终是停下了。
  坍塌似乎不影响庄园外围。瓦尔莱塔边想着,边拉着丝,努力往回抽。
  地上的傀儡娃娃动了动。
  “好重……啊!怎么轻了一下!”瓦尔莱塔一惊。糟了,不会有人半途掉下去了吧?
  “我在这。”
  熟悉的声音让艾玛顿时回头,红了眼眶:“爸爸。”
  “爸爸说了,爸爸一会儿就会过来的。”用傀儡技能重回地面的里奥揉了揉艾玛的脑袋,安慰了一下,便走到瓦尔莱塔旁边帮忙拉蛛丝。
  班恩的身影先出现,锁链被班恩紧握在掌心并在手臂上缠绕数圈,手臂因为两方力量的拉扯,被锁链缠绕的部分肌肉红肿了起来。班恩的另一只手揪着裘克的衣领,裘克自己则选择抱班恩大腿以防滑落。杰克比较悠闲,一爪子扣在裘克背上的火箭筒里,稳稳当当。
  “杰克,记得赔钱。”
  “活命都不容易,你还想着钱?”
  直到三人被拉回地面后,众人才松了口气。
  艾玛没忍住,抱着里奥嚎啕大哭。亲眼看见自己的父亲险些消失,这对她来说是很大的心理冲击。
  “我们……接下来要怎么办?”
  幸运儿的疑问让所有人也疑惑了起来。
  接下来,要怎么办?
  一阵脚步声在众人身后的浓雾中轻响。
  “谁!”奈布感到了异样,警惕地看向浓雾笼罩的范围。
  又是那种危机感。奈布忽然有旧伤发作的疼痛。可恶,到底是什么东西……
  一个身影在十数道目光下,缓缓走出雾的区域。
  是一名陌生的男子,略凌乱的棕发梳向脑后,脸上留着胡渣,身上深褐色的风衣有些破旧,却依然带有皮革的反光。
  男子静静地看向众人,眼神里却有一丝不愉快。
  “……你是谁?”奈布又问了一遍。
  “我?”
  男子开口,音色稍沉,略带沧桑。
  “我是……奥尔菲斯。”
  “我是奥尔菲斯……”奥尔菲斯盯向自己的手,拿着指骨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,“我是奥尔菲斯……他们是谁……他们都是谁?”
  猛地转头,想询问出声的奥尔菲斯却没看见夜莺女士的身影。
  偌大的庄园里,只有他自己一人的身影。
  从始至终。
  只是自己所干的荒唐事……是自己听从自己的意见,哦上帝啊……
  奥尔菲斯将指骨放回原处,在庄园里无目的地漫步着。
  军工厂……啊,当年自己似乎是在这里点的火。奥尔菲斯蹲下身,翻动着杂草。身为监管者,自己认为自己是逃生者,最终由于没有监管者而自己放火,烧毁了大半个庄园。
  蠢透了。
  关于自己反社会里人格的事情,奥尔菲斯觉得,自己应当在看到精神解离症时就该注意到了。也正常,谁会想到里人格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呢?
  还是这种古怪的游戏,这种是自己主持,并亲自当监管者的游戏。
  或许是玩了三年,那个奥尔菲斯厌倦了?
  回去看看日记吧。奥尔菲斯起身,往原来住的那个屋子走去。脑海里是什么时候开始模仿现实里的这个游戏呢?也许是那个奥尔菲斯想换个场地玩?
  得知真相也不是那么轻松……但至少自己可以知道如何面对线索了。好在其余人有出来写过不同的日记,不然自己还不好得知脑海里发生了什么。
  “夜莺女士?”奥尔菲斯试着问了一遍。四周只有乌鸦盘旋的声音回应,带动微风吹过草地。
  “算了,您可能正在帮我。”奥尔菲斯自言自语着,离开了这片前院。
  “奥尔菲斯?”
  奈布回想着这个名字,却感觉到脑海对这个名字散发着一股熟悉感。
  奇怪。奈布悄悄看了眼其他人,发现众人脸上也是一脸复杂和茫然。
  难道他们真的认识这个奥尔菲斯?
  奥尔菲斯扫了眼众人,发现没有缺少任何一人时闭上了眼,沉默许久,再度睁开。
  “再见。有机会,我们下次还会见到的。”
  “……等等。”杰克走上前,微眯着眼看向奥尔菲斯,“我好像认识你,还和你交谈过。”
  “和我交谈过的人不止你一个……不过,没想到你还能想起我。”奥尔菲斯面朝浓雾,人们看不清他的表情。“围栏的事情,我道歉。”突然,奥尔菲斯扔下一句话,大步走进浓雾中 。
  “围栏……哎你站住!”
  “别过来!”奥尔菲斯猛地转身喝住奈布。
  是那时候的声音?奈布一愣。
  “不要走进这片浓雾,你们会迷失的。这是我的地盘。”奥尔菲斯平静地说完这句话,缓缓消失在了浓雾后。
  “……哎杰克,你认识那个什么奥尔?”裘克拍了拍杰克。
  “……认识。”杰克盯着浓雾,不再多语。
  之后发生了什么?到底发生了什么?
  奈布恢复意识时,发现自己和其余人一起围成一个圈。监管者也在其中。
  不,不能说是监管者。瓦尔莱塔不再是蜘蛛的体型,而是很正常的人体。每个人都不再是原本游戏中古怪的造型,而是正常的,灵活的形体。
  圈子中间,站着一名女子。她的卷发在脑后盘起,黑色长裙拖地,脑侧有一根黑色羽毛的装饰。
  “恭喜各位都苏醒了。”女子微笑看着众人,“这次的催眠很成功,感谢大家的配合。”
  “这里是?”克利切看了看四周,问到。这个房间是纯白色的,包括地板也是如此。这种纯白色不会刺眼,反而有种令人舒心舒适的感觉。
  “这里是欧立蒂丝庄园。”
  “欧立蒂丝?!”莱利惊地从座椅上跳起。
  “这位先生请您冷静。”女子脸上微笑依旧,“这里是欧立蒂丝庄园,也是一所治疗人们精神疾病的庄园。在座的各位都是因为不同精神疾病来到这里的,刚才我所做的是群体催眠治疗。”
  “精神疾病?”里奥想说些什么,脑海里出现有关用傀儡换位的事情,又闭上了嘴。
  的确,这不是很不正常吗?……
  “好了,各位,辛苦你们配合了。你们口袋里应该都带着房间的病例卡了,祝你们生活愉快。”女子微笑着,将众人送出这个房间。
  杰克回到所谓自己的病房内。房间的墙壁泛着轻微的嫩粉色,窗台上细高的玻璃花瓶里插着一朵玫瑰。
  杰克走到窗边,抬眼,窗外是庄园的高墙,墙外是熟悉的浓雾,笼罩了所有。
  杰克内心划过一丝不安。
  有敲门声响起,杰克打开门,门外站着之前和他们待在一起的黑裙女子。
  “打扰了。”女子笑到。
  “不打扰……夜莺女士。”
  “不愧是和里人格相似的人……杰克。你应该知道真相是什么吧?”
  “当然。到头来我们只不过是困在庄园的人罢了。”杰克悠闲地走到桌边,到了一杯热咖啡。
  “你好像完全不在意?”
  “这没什么。既然永远逃不出去,不如好好享受现在的生活。这可比那种游戏好多了,不是吗?”
  欧立蒂丝庄园里,奥尔菲斯点燃了一盏新油灯,拆开手中的信件阅读。
亲爱的奥尔菲斯先生:
  万分感谢您找到了我的女儿。报酬已经和信一起寄往您的新工作室。虽然很唐突,但我还是想冒昧地问一句,您是因为什么原因选择居住在欧立蒂丝庄园呢?这可真是成为我的好奇点。
  别好奇了,要是你知道是我拐走了你的女儿你就不会淡定回信了……真没想到夜莺女士会用这种方式让我明白真相。奥尔菲斯将信叠好放回信封,拉开抽屉放好。
  “谢谢你,夜莺女士。”奥尔菲斯看向一旁戴着羽毛面具的女子。
  女子笑了笑,消散在原地。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6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