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气文手

超级杂食党
主磕巍澜,其余随缘

© 过气文手
Powered by LOFTER

【剧版衍生/巍澜】万年之后疯球了?(一)

*剧版设定衍生
*现在找不到电视剧查细节了,所以会有瑕疵,慎点
*ooc归我
*会出现私设内容,慎点

  “准备好了吗?”

  “好、好了!”

  “开始吧,小心点。”

  摄政官站在不远处,双目圆睁,盯着手拿镇魂灯的郭长城和一旁的楚恕之与“赵云澜”,满脸惊恐,脑子里只剩下“他们的怎么进地星的”这一个念头。

  情况是发生在两天前。

  特调局最近新招了一批人。自地星与海星的通道关闭后,再无地星人在海星犯案的事,以往危险可怖的案件不再出现,于是特调局里欢声笑语传遍,不知情的人可能以为自己到了什么菜市场,还是豪华五星级的那种。

  一名新人拿了一叠报表,来到郭长城的桌边,站定:“郭前辈,这是最新的工作报告,您……”新人正说着,低头一看,郭长城正趴在桌上,紧闭双眼,毫无反应,似乎在睡觉。新人捏着手中的报表有些迟疑,纠结着,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敲了敲桌面:“郭前辈?”

  话音刚落,郭长城身上忽地浮起大片白色的光点,密密麻麻,像是从郭长城的身上诞生一般,陆续飘起,涌向窗外,不知去往何处。郭长城在光点的包围下依旧没有动静,指头都没动一下。

  “郭前辈!郭前辈!”新人哪见过这玄乎的场景,也顾不上什么上下级关系,一把抓住郭长城的肩膀拼命摇晃。然而郭长城被晃动几下后直接脑袋一歪,靠在新人的手背上,跟尸体似的。新人一下子海豚音尖叫起来,转身冲向楚恕之的办公桌,大喊:“郭前辈出事了!出事了!”

  郭长城出事就找楚恕之,这是特调局众人包括新人都知道的事。不管是郭长城生病还是郭长城上厕所没纸什么的,总之找楚恕之就对了,然后众人可以抱着西瓜看郭长城被楚恕之训得满脸委屈。听见新人喊郭长城出事了,楚恕之猛地起身,大步冲向郭长城身边,看到白色的光点,脚步一顿,随后赶来的新人只听见楚恕之喃喃出声:“功德……”

  “功德?”新人不解。

  楚恕之被新人的声音拉回神,伸手按在郭长城脑后,一顿猛搓:“长城,醒醒,长城!”

  “……楚哥……”郭长城冒了个鼻涕泡。

  “醒醒!”

  “……楚哥……啊!”

  感到自己后脑勺有什么东西,郭长城一惊,吓地坐直了身子,转头见是楚恕之,瞬间放松了下来,一脸茫然地看向他。
  白色光点随着郭长城的清醒彻底消散。见郭长城迷茫,楚恕之放过了郭长城的脑袋,转而扒拉起了他的耳后。

  “楚,楚哥?”

  “闭嘴,笨蛋,你又招惹了什么脏东西?”

  “没有啊……”

  “吵什么呢,小郭怎么了?”这边动静实在太大,祝红忍不住凑过来看热闹。

  “他的功德被吸走了”
 
  “嗯?”

  “功德是什么?”郭长城疑惑。

  “做善事,留功德。你小子做好事一堆一堆的,功德积得老厚了,全身白色光点。”楚恕之瞥了郭长城一眼,“你有没有接触过奇怪的人?”

   郭长城关注的重点都和楚恕之不同 呆坐了一会儿,忽然想起了什么,坐直了身子:“白色光点?”

  “怎么了?”

  “我……我最近一直都在做一个梦。”

  “什么梦?”

  “梦见镇魂灯……”

  祝红脸色一变,挥了挥手,支开新人。新人也感到自己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,迅速拔腿溜了。

  郭长城迟疑地看了眼楚恕之,楚恕之见新人已跑远,点点头,“没事,继续说。”

  “我梦见,镇魂灯在呼换我,还有一大片白色光点给我带路。我走出家门,跟着光点到了地星,看见了镇魂灯。我还看见了……”

  “看见了什么?”

  “看见了赵局。”

  “奇怪,这镇魂灯找小郭干嘛呢?”

  小郭频繁梦见镇魂灯一事让特调局核心成员高度重视。大庆和林静扎进图书馆翻阅书籍,尝试找出镇魂灯的详细记载。祝红回了趟族内禁地,看两界通道是否又被开启。

  大庆趴在书前,舔舔肉爪翻了一页纸,“镇魂灯不会自主吸收别的能量,除非有人注入,就像老赵一样。”

  “小郭没注入过啊,那怎么会这样?”

“不不不。”林静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大庆,“小郭之前差点被当作镇魂灯芯的养料,那时候镇魂灯应该接触了小郭的能量。”

  “啊?”林静抬头,一脸懵逼,“这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 “你在夜尊肚子里的时候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林静决定将话题拉回正轨:“如果是这样,可能是镇魂灯吸收过小郭的能量,下意识把他的能量当作自己的养料之一,所以现在是在远程吸收?”

  “……小郭不会也像老赵那样吧?”

  “……去找一下小郭吧。”
 

  “是功德的缘故?”

  大庆跃上沙发,趴在垫子上蜷成一团:“上次你没被镇魂灯迅速吸收,应该是因为镇魂灯正在吸收功德,还没吸收到本人。我说小郭,你是从出生开始就在助人为乐?功德厚成这样。”

  郭长城不知所措,并认真思考了一番:“我只是,看到有人需要帮助就会去帮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
 
  “所以镇魂灯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?”不好的回忆涌出,祝红抱臂站在沙发旁,有些烦躁,“禁地那边的通道没开,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 林静啃了一口薯片:“这么纠结,不如我们去找一下镇魂灯?”

  “怎么找?地星和海星间的通道已经断了。”

  “那个。”郭长城默默举手,“我在梦里有看见去往地星的通道,我知道怎么走,我可以……”

  “太危险了。”楚恕之打断郭长城的话,“现在还不知道镇魂灯是什么状况,不要贸然前往。”

  “必须去一趟。”一直旁听的、伪装成赵云澜的獐狮突然出声,“你们带郭长城去找镇魂灯,有可能救出赵云澜。”

  郭长城双手捧起镇魂灯。灯内明黄色的火光微闪,从郭长城身上涌出的大量白色光点飘向灯火,在周围旋转,翻腾,最后融入灯芯。无数光点汇成一条白色的河流,奔流在郭长城与镇魂灯间,火光内逐渐显现出一个白色的人影,看不见五官。人影盘腿坐着,随着功德的注入,人影像是从长久的沉睡中苏醒了一般,活动了几下四肢,动作有些僵硬。

  獐狮的话在郭长城脑海内回荡

  “镇魂灯有了灯芯,便会长久地燃烧下去,如果让郭长城的功德代替赵云澜成了灯芯,赵云澜就能被救出来。”

  “郭长城的能量更契合镇魂灯,用镇魂灯做灯芯后,郭长城还要多做善事攒功德,以防功德不够,镇魂灯吞了他。”

  “通道应该是镇魂灯用自身力量开启的,找到镇魂灯后,双手拿着注入功德就好。郭长城,你注意控制一下,用功德切断赵云澜和镇魂灯之间的联系。”

  “控制……控制……”郭长城感觉双手在颤抖。他不知道如何去控制这些功德,只能感受到它们全部汇进了那个人影内。

  有沙哑的声音从人影身上传出:“……小郭……”

  “赵局!”郭长城一激动,差点把镇魂灯扔到地上。

  “小郭,就这样,保持住!”这次赵云澜的声音变得清晰了。郭长城不知道是怎么个保持法,只有拿稳了镇魂灯,随后因惊恐睁大了眼。

  他感觉自己的功德不是在切断赵云澜与镇魂灯间的联系,而是在加强。大片的功德分成两股,一股涌向赵云澜,一股涌向灯芯,一种莫名的稳定感出现在郭长城的心里,好像感觉赵云澜能成功出来,又好像镇魂灯能好好地亮着。

  的确是了。
 
  几秒钟后,两股功德忽地合为一股,赵云澜在灯中的身影一闪,在郭长城等人的面前出现了。郭长城一喜,一声“赵局”还未叫出,自己功德与赵云澜间的联系断了,与灯芯间的联系也化为丝线般轻柔。赵云澜抬手,镇魂灯落到了赵云澜手中,灯内一点明黄亮着。

  郭长城呆了。

  “成功了。”獐狮说到。

  “是啊,小郭还挺有能耐。”赵云澜笑着,拍拍郭长城的肩膀,“多亏了你小子的功德能量,可算让我把这镇魂灯给收了。”
 
  “收了镇魂灯?”楚恕之一挑眉。

  “对。”赵云澜拎起手中的镇魂灯,在灯壁上一弹,“镇魂灯主,镇魂令主。”

  全程偷窥的摄政官一个哆嗦,连滚带爬地跑了。

  早已听完摄政官汇报消息后的地君看着赵云澜等人的到来,沉默片刻,开口:“镇魂令主,别来无恙。”

  “是挺好的。”赵云澜瞅了眼一旁试图缩到柱子后的摄政官,心中明了,“那么,地君大人,我想拜托你一件事。”

  “请讲。”

  “麻烦地君查一下,沈巍,是否进入了轮回。”

  “……请稍等。”

  地府里又陷入了死寂。赵云澜想着他与沈巍最后在虫洞里说的话,眉头微皱。

  沈巍啊沈巍,这次可别是你失约了。

  “查到了。”地君的声音传来,“沈巍,与赵云澜生命共享后,生出三魂七魄,死后进入人间道轮回。”

  “哈……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 赵云澜笑出声了,从一开始的低笑逐渐到放肆的大笑,地府内回荡的皆是赵云澜的笑声。笑着笑着,赵云澜一声长叹,卸了所有负担那般一挥手:“多谢地君,告辞。”

  “慢走。”

  就在地府内,赵云澜抬手开启了一个通道,带领众人返回。直至通道关闭,摄政官一抹额上的冷汗,问到:“地君大人,赵……令主他们怎么会打开……”

  “你也明白,令主大人收服了镇魂灯。镇魂灯本就能稳定地星状况,自然能打开地星的屏障。”
 
  “……属下明白了。”

  特调局的新人们都很好奇,那些前辈只是出去了一趟,回来后心情异常得好,尤其是祝前辈,待人都温柔了很多。不过最让新人疑惑的是,赵局长变得不正经了,时常叼着根棒棒糖在座椅上把玩着一条带黄色珠子挂坠的项链,还让他们调查一名叫沈巍的人。查来查去,最后的结果总是:沈巍,男,龙城大学教授……可赵局长依旧让他们查着,并把这调查任务列进每日工作项目内。

  真是搞不懂。新人们大眼瞪小眼。

评论 ( 6 )
热度 ( 38 )
TOP